据外媒报道,当地时间23日上午,一艘由长荣海运营运的大型集装箱船Ever Given轮通过苏伊士运河时,在河口南端6海里处疑受强风影响,船身偏离航道意外触底搁浅,造成运河堵塞。事发后,运河管理当局随即采取拖引船牵引、挖掘船挖掘河道等多种方法进行紧急救援。埃及媒体援引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官员的话称,移走Ever Given轮可能还需要几天的时间。


目前搁浅船只被移靠岸边,已有一艘货轮通过航道,援救工作已经暂停,预期将在埃及当地时间周四早上恢复,届时将有外国救援队携重型机械进场。


苏伊士运河是世界交通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每天有几十艘大型货轮通过,每年约有25000艘船只通过,占世界海运贸易量的14%。从中国和南亚到欧洲的大量消费品,从波斯湾和印度到欧洲的原油和精炼产品,从欧洲到亚洲的石脑油,以及从波斯湾到美湾的原油都要通过运河。


苏伊士运河搁浅船只引发涟漪效应


船舶运力紧张


受疫情等因素影响,集装箱船的运力周转效率已经降低,若苏伊士运河无法通航,亚洲运往的欧洲货物将进一步延迟。


在散运板块,一位巴拿马型散货船运营商表示,不排除黑海地区巴拿马型船供应收紧的可能。而好望角型目前的运力供应已经很紧张,黑海和北大西洋地区的货物装载将因此受到影响。由于关键航线运力供应的紧张,好望角型运价已经在攀升。有船东表示,如果援救工作持续时间较长,可能会影响到所有航段。


在油运板块,亚太地区长距离成品油轮运价升至2021年的高点,很可能因此而出现新的上涨。    


救援面临挑战


Ever Given轮是世界最大集装箱船之一,长400米、宽59米,可载送20388个标准集装箱。长荣海运官网信息显示,该船2月下旬从高雄出发,经青岛、上海等港口后,于3月23日北上苏伊士运河,计划4月1日到达荷兰鹿特丹。


一位跟踪事态发展的领航员表示,由于这艘集装箱船朝着北行方向驶入运河11公里左右,其结果是要么被拖回运河岸边,要么被推进大苦湖(Great Bitter Lakes)。


在运河航道内修理集装箱船非常危险,船舶重新浮起后,只能以大约2节的慢速移动,因此恢复正常交通可能需要几十个小时。而且航道上的两艘船之间的距离只有几英里,掉头将是一个挑战。


目前塞得港一侧已有30艘船只进入苏伊士运河,并在大苦湖等待通过,另有34艘船在塞得港等待进入运河。而在运河的南端,约有50艘船舶等待通过运河。如果救援工作持续数日,将有数百艘船舶受到影响。


苏伊士运河搁浅船只引发涟漪效应


巨额索赔在路上


法律专家表示,从法律和保险的角度来看,此次搁浅事件将成为近年来最严重的保险索赔事件之一,可能会发生一系列重大保险索赔,因为涉及共同海损,第三方所有者也有可能提起诉讼。保险界人士称,集装箱船的船体和机械损坏赔付金额或达1亿至1.4亿美元。


Ever Given轮船东日本Shoei Kisen KK公司及其保险公司可能面临苏伊士运河管理局(SCA)提出的收入损失索赔,以及其他船舶提出的航行中断索赔。此外,所载货物以及其他受影响船只所载货物的所有人也可能会因货损或交货期延迟而提出索赔。业界人士认为,运河管理局还极有可能对船东处以罚款。


按照惯例,当由苏伊士运河管理局承担善后事宜,只有超出其能力范围时,才会向国际救援机构寻求帮助。据外媒了解,已经有公司拿到了一份联合打捞合同,但目前还不清楚将执行哪些服务。最可能的结果是,苏伊士运河管理局将提出某种形式的打捞要求,船舶所有者必须在离开埃及水域之前支付这笔费用。而船东将向其船体保险公司索赔。 


关键问题是,他们是否会以共同海损的方式向货物利益方寻求分摊,而这将取决于船体保险单中是否有“GA absorption”条款。在此条款下,船东和保险公司同意在一定的上限(通常为50万美元或100万美元)下支付赔偿款。如果没有GA承担条款,或者一旦赔偿款超过了上限,货主和保险公司就会受到牵连。Clyde& Co海洋事故主管Martin Hall表示,船上有2万个集装箱,一个集装箱可能涉及20个货主,如果存在GA条款,安全性调查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最后一个问题是,因搁浅而排队的船舶是否会提出索赔?在没有其他货物或船舶受损的情况下,任何索赔都将是推测性的,并与延误的时间相匹配。租船人可能会针对租金向保险公司寻求补偿。 

来源:中国远洋海运e刊


2021年03月25日

突发丨一艘大型箱船搁浅,苏伊士运河大堵塞,双向航道封锁!曾挂靠国内多个重要港口!
注意!4月起,海运费、旺季附加费、冷藏箱运费最新涨价潮来了!

上一篇

下一篇

苏伊士运河搁浅船只引发涟漪效应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