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22日,盐田国际向深圳市集装箱运输协会反映情况的一则消息在网上流传。该消息称,据行业反映,8月21日早上的预约抢号出现了异常状况,半小时左右所有的预约号被全部抢完,很多司机抢不到号,并通报有6家物流企业“存在恶意抢号行为”。


港口预约号被“秒光”的背后,是持续多时的海运紧张困局。


1.1万个号被“秒光”


自6月盐田国际码头出现确诊病例后,该码头为了缓解港区作业压力,提高集装箱运转效率,开始实行预约还柜与交通管制政策。6月24日零时起,盐田港区整体操作全面恢复,进一步增加出口重柜入闸预约数量至每日9000辆。此后的7月3日零时起,盐田港又进一步增加出口重箱入闸预约数量至每日11000辆,至今,每天仍保持这一预约数量。


盐田国际称,为保障出口重箱顺利进港,司机须通过鹏海运“易提柜”APP或盐田国际“进港申报”APP进行交重箱预申报,如预约交重箱时间在限定时间以外,系统将不接受申请。


据在盐田港从事提还柜业务的拖车司机向记者反馈,8月21日早上,盐田港的11000个出口重柜进港预约号,竟然在半个小时内被哄抢一空,“我甚至还没打开APP进入预约系统,就发现预约号已被秒杀完毕。”这意味着,许多司机在当天无法进入港区内完成业务。


“我们高度重视立即组织人员进行反查”,盐田国际称,经过技术部门的调查,拖车企业深圳市上杰物流有限公司(下称:上杰物流)、深圳市嘉乐通物流有限公司(下称:嘉乐通物流)、深圳市海格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海格物流)、深圳市海格捷顺运输有限公司(下称:捷顺运输:)、深圳市瀚马国际物流有限公司(下称:瀚马国际物流)、深圳市华恒通物流有限公司(下称:华恒通物流)存在恶意抢号行为。


据调查,上述被通报的物流企业大部分注册于盐田港码头周边5公里范围之内,距离港区码头较近,大多是盐田港周边做“仓库柜”业务的物流企业,即他们与港口周边的仓库合作,将仓库内的重柜运进港口内,即完成业务,由于运输距离较短,一趟跑下来费用在两三百元钱。


“与其他跑长途运送重柜到盐田港的物流企业司机不同,我们由于运输距离较短,因此必须靠走量(即多跑几趟)才能赚到钱,所以每天要多抢几个号。”一位被通报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每一次进港都要一个预约号,因此他们这类业务自然需要取到更多的号——一般一位拖车司机每天可以跑4趟左右,也就对应需要4个号才能完成业务。


“如果不堵车的情况下,司机师傅从仓库出来之后,十几分钟就可以抵达盐田港码头进行还柜,我们就是做这么近距离的单子,因此我们每天需要约多几个号。” 瀚马国际物流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


被盐田港方面认为“存在恶意抢号行为”的几家物流公司,在接受采访时都确认因为业务需要每天预约多个进港号,但否认存在非法、恶意抢号行为。


“我们也是通过盐田国际的网上平台进行正常预约,平台也没有规定说,一个司机只能约1个号,我们就多约了几个号。”其中一这家物流公司相关负责人称。


据了解,盐田港周边的华南几个兄弟港口如招商港、南沙港目前也都是预约制进港,每天大约放出1万个号,约到号的拖车司机按号进港。


运力缓解迹象未现


针对此次“秒光”事件,盐田国际在向深圳市集装箱运输协会的说明中表示,为保证预约制度的公平公正,将暂停这些拖车公司的所有拖车进港业务,希望深圳市集装箱运输协会能及时把调查结果向广大拖车公司公布并宣传,以正视听,“同时呼吁协会所有会员单位按正常程序预约,禁止使用非法的技术手段扰乱预约的正常秩序一旦发现,我们会停止其预约资格和进港作业。”


港口预约号“秒光”的情况并非首次出现。


华南一家港口的高层人士证实,他们之前也出现过半个小时内预约号秒光的情况,“这在疫情航运紧张之下时有发生,就像春节期间黄牛抢票一样。”


盐田港方面直指“秒光”的背后“存在恶意抢号行为”,一位在深圳从事物流运输的行业人士也怀疑,普通司机应该难以做到半小时内“秒光”1.1万个预约号。


一位拖车司机告诉记者,在盐田国际的平台上预约号时,需要输入拖车信息,比如重量、车牌信息,再点击申报,显示司机可以走A或者B闸口。


上述在深圳从事物流运输的行业人士表示,港口的预约平台可以掌握很多拖车司机的数据以及资料,未来港口是不是可以设计得更合理,对应的资料更准确些,比如一台车对应一个预约号,也可以进行跟踪评估,过去一段时间一台车做了多少单,如果出现明显的问题,肯定是物流公司或者拖车企业在背后作怪。


最近一年多来,国际海运领域供需紧张的局面一直持续,近期集装箱运力、运价问题依然严峻。地方反映,订舱难、运费高,外贸企业的经营成本大幅增加。


8月20日,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综合指数达 3047.32点,相比上期(8月13日)的2978.47点,上涨2.3%。同一天,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达4092点,相比8月19日的3976点上涨2.92%,近6月上涨141.0%,近一年上涨169.6%。


据上述华南港口高层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现阶段国内许多港口码头堆场均出现不同程度地拥挤,船舶实际运行与计划时刻存在差异,准点率持续下滑,“原本一条船作业只需要花10小时,现在由于要消毒、船员核酸等流程,使得一条船作业时间延长至20小时,这无形加重了港口拥堵情况。”


港口业务相关行业也都不同程度承受着压力。


据深圳一家物流企业人士介绍,由于目前无法进入港区内,公司的拖车司机只能将重柜压在拖车上或暂落在堆场,这不仅产生了押车费、堆存费等额外费用,而且衍生出了存柜难、码头拥堵等更多异常问题,大大加重了货主货代、车队的压力以及浪费了社会资源。


“希望能够尽快恢复业务,不然我们承受不起损失。我们现在不知道该找谁,目前仍未有进一步消息。”8月22日晚,被盐田港点名的一家物流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


来源:新航运在线


2021年08月25日

疫情、堵船,接下来是热带风暴让港口关闭,美国供应链受重击
美媒:从重庆到芝加哥,一个集装箱的艰难旅程

上一篇

下一篇

盐田港1.1万个预约号“秒光”,海运供需失衡延续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